MENU LOG IN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BETAESH 品牌故事

 

從宏觀的歷史角度來看希伯來民族,

歷經四處流亡的風霜,峰迴路轉地建國並且回歸,

語言也在塵封兩千多年以後重新問世。

被揀選的他們在這一路的絕路困境中持守信念,

堅持不懈,淬煉使這群漂流者更加強壯。

從過去無數個世紀所走過的足跡和尋見回家的路,

希伯來民族的韌性有目共睹,

也能夠感受到對於和睦關係與永續和平的渴望。

他們所承載的歷史與命運也成為我們的故事和使命。

 

Betaesh珍愛希伯來文化和其特殊人文,

希望透過作品來表達發自內心的感動。

我們也誠摯邀請您一起加入尋根的行列。

 

BETAESH 官網

Sun & Shield 太陽和盾牌

Mezuzah (美祖扎)為希伯來民族信仰生活裡不可或缺之一部份。按照古文經典妥拉的教導,將妥拉經文放在門框旁,象徵著信仰與生活的一體性與對造物主之崇敬。

此限量版Mezuzah,為以色列藝術家雅翁・鮑柏 (Yaron Bob)的創作。他將保衛以色列國的鐵穹防空飛彈之殘骸化為其信仰宣言。

透過藝術傳遞對和平的渴望。雅翁認為和平需要從小孩的教育著手,因此身為教育者的他更是教導下一代消弭仇恨,平等共存的信念。2013年受邀至香港< TED x HappyValley >發表演說。

 

信仰的宣言 在祢我之間

是腳前的燈 是路上的光

時時刻刻提醒,要盡心盡性盡力愛祢

因為耶和華─神是日頭,是盾牌,要賜下恩惠和榮耀。

 

For the LORD God is a sun and shield; The LORD gives grace and glory

BOAZ.NAOMI.RUTH|波阿斯.拿俄米.路得

漂流者漫步在金黃穗田旁。

 

豐收的季節,豐盛果實,茂盛樹木,旺盛生命。 炙熱的太陽底下,拾穗的母女們,揮汗勞苦。 稻田旁,地主目睹了一切,卻被美麗的身影,深深觸動。

 

「仰天長望,數算星朽,光的後裔會如繁星一樣多」 這是自古至今所傳說那不變的應許。 閃耀的光束與應許,永不更改。

 

跟隨婆婆拿俄米返鄉的媳婦路得,在宗親、也是大地主波阿斯的善舉中,能於田地拾取特別施恩為她遺留在地的麥穗,因而三餐無虞。波阿斯、路得在拿俄米的牽線下結為連理,且成為猶太史上赫赫有名的大衛王的祖父母――這是米勒畫筆下《拾穗》所隱藏的史詩和祝福,也是作品《Boaz.Naomi.Ruth》跨越時空與場景,愛的感恩對話。

 

NILLY MOZER|妮莉・莫瑟

 

跨越「設計」和「藝術」的介面,擅長利用各式媒材及物件本身的功能性,提出反思和探索。莫瑟以觀察「媒介」的視角,在一旁端看作品的化學作用和成形,他用「幕」(frame)的概念來形容自己的作品,就像照像或是影片一樣,每一幕都能帶給她視覺上的啟發。喜從生活的細微點滴中,找尋靈感;而作品中任何一絲細膩的改變,都可能會造成些許未知和耐人尋味的結果,從而衍生出新課題;這樣的創作基底和話題性,使得年輕的莫瑟每每能於作品首曝時,即贏得創作上的最新關注。

 

莫瑟 : 我看世界的角度就像視窗,所以每個眼前稍縱即逝的點點滴滴,我都能夠看見 其美麗之處。 當我在創作新作品時,雖然一開始概念都很清楚,但還是需要邊走邊調整,將 心裡的想法實際呈現。也因為如此,我往往不會做太大的調整,我的作品的特 點就是維持那個平衡,也就是夢想與實際功能之間的平衡。 但,當我找到起跑點之後,我就盡量減化。 也可以說是「從限制當中持續創作」――從自己的創作歷程中,我發現某些層 度的限制規範,反而可以成為創意的泉源。透過明確的規範和遵守執行,更豐 富的概念,因而油然而生。

NISSIM PORAT|尼辛.波拉特

尼辛・波拉特來自以色列,畢業於以色列歷史最悠久最好的貝札雷藝術設計學院(Bezalel Academy of Art and Design) 1993-1995年,波拉特每年都參與特拉維夫的設計大賞,1995年他贏得展演設計獎,2002年在義大利家具設計競賽中,他的搖椅設計贏得第二名的席次。波拉特也在許多國際知名的展覽中受邀展出作品,包括斯德哥爾摩Industrios Designer、東京Tokyo Designer Block、米蘭Salone Satellite Project、以色列Gallery Holon farm,以及紐約當代國際家具博覽會( ICFF,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Furniture Fair)等。 除了設計師身分外,波拉特也將所學傾囊傳承給學生,授課於以色列胡隆科技學院(Hol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)、維塔爾設計學院(VitalCollege of Design)以及哈達薩大師班(Hadassah Master Class)等知名藝術相關課程。 純粹 波拉特深受極簡主義和象徵主義符號的影響。來自中東地區的古老符號和文化的衝突都成為他創作的靈感。創作時,他常會回到靈感起始的原點,專注於樸質、無偽裝、去繁為簡的純粹性,所以他所運用的素材,能夠保持極少的調整及變動;觀賞者能夠直觀地進入創作者的視角,想像和探觸物件最原始的韻味。 筆觸 從The Tree 樹 的系列作品中可以看到波拉特的企圖,就是從有豐富底蘊的希伯來文字中再抽象,尤其是巧妙地引用希伯來文字母ש的形狀,而這個字母所引伸出來的意思與The Tree這個名字和故事的背景也都相呼應。

《 THE TREE|樹 》

一場扣人心弦的戰役,正在發生 漂流者為了所堅守的信念,立意回歸,放手一搏 最終,他們收復了沉睡已久的城邑,卻也發現,那塊神聖的地土已然黯淡微塵間, 燈油耗盡;人們只能仰望,靜聽天命。

 

以樹為命題,用故事去碰撞人心與靈魂, 波拉特的二個創作《同在The Presence》和《上蒼The Providence》, 會激起觀者去遐想背後所隱藏的史詩性。 無論是宛若鎏金之美的飽滿樹形, 或酷似書法力道的自由筆觸,都有如出一轍的創作軌跡, 是人與宇宙萬物的關係、對位,也是生命的起初、過去和未來的反思。 在波拉特沒有多言的線條中,彷彿有一個時空在永恆裡;而 人的心以對話的方式,持續不斷地歸回……。